首页 - 美术百科 - 肖金钟

恭喜词条编辑词条创建成功 07:35:58

已收录1104个词条 已浏览65468人次 创建词条
肖金钟-美术百科

肖金钟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65468
最近更新:2024-06-14
创建者:书画艺术

肖金钟
65468 0

肖金钟 (1937—2023),北京画院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 中文名: 肖金钟
  • 出生地: 山东
  • 国籍: 中国
  • 逝世日期: 2023年2月18日
  • 毕业院校: 中央美术学院
  • 出生日期: 1937年10月21日
  • 职业: 画家
  • 民族:
  • 主要成就: 国家一级美术师

肖金钟 (1937—2023),北京画院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早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作品曾出展美国、日本、韩国、加拿大、联合国、东南亚、欧洲及港台等地,在国际国内大型展览中十七次获奖,为中国美术馆等中外博物馆、收藏家收藏。主要作品:《听涛》《晨曦》《清梦》分别入选第六、七、八届全国美展,《听涛》获铜质奖章,入编《中国画新百家》,《晨曦》入编《当代中国画·1979-1989》大型画册,《秋风秋雨》入编《中国现代美术全集》,《细雨润无声》获北京市文艺作品征集评奖一等奖,《黄昏后》获“华夏艺术国际展”银奖,入编《当代中国名画鉴赏》,《秋韵》评为中日韩“beceto”美术节优秀作品,入编(1979-1998)《中国美术选集》,另有《映月》《梦乡》《暮雪》《易安来耶》等。传略入编《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中国现代书画界名人大观》,剑桥《世界名人录》,大型美术系列辞书《美术辞林·中国绘画卷》。画风简括,重意境与格趣,喜作系列图式探索。出版有《肖金钟画集》。



意境 格调 情感

文/桑干

不管是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纯粹的艺术总能在不经意之间触动观者的内心、温润观者的心灵。正是因为纯粹,作品才显得干净、无尘,也正是因为纯粹,艺术家才不因他人好恶而迎合,也不因金钱名利而追慕,那纯粹,可以让艺术家心斋、坐忘,也可以让艺术家精神往来于天地之间。肖金钟就是一位纯粹的艺术家。

2023年2月18日,北京画院国家一级美术师肖金钟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87岁。

终点已定,未来无限,肖金钟生命的终点已经到站,他的艺术风貌却随着时间的转换而愈加清晰,那转瞬即逝的情感、那空灵宁谧的格调、那萧疏孤寂的意境,不断被人说起,绘声绘色,余音不绝,收藏市场也暗流涌动、窃目私语。

肖金钟1960年考取中央美术学院,在董希文、王式廓、艾中信等名师的教导中学习绘画,1964年中央美院毕业之后,分配到北京画院,从事专业绘画。

肖金钟的作品《秋风·秋雨》被中国美术馆收藏,编入《中国现代美术全集》;《听涛》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被评为优秀作品,获得铜奖;《晨曦》入选第七届全国美展,被评为优秀作品,编入《当代中国画》大型画册,并于1986年选送联合国参加“国际和平年美展”;1985年,参加日本东京展出的“国际交流画展”;1989年,参加北欧“当代中国画展”,同年《细雨润无声》在北京市文艺作品评奖中获一等奖;1994年,《黄昏后》获“华夏艺术国际展”银奖,入编《当代中国名画鉴赏》; 1997年,《月朦胧》获中日韩美术节优秀作品奖。另有代表作《映月》、《秋韵》、《梦乡》、《暮雪》、《易安来耶》等。

肖金钟还先后在美国、加拿大、欧洲、日本、韩国、东南亚等地参加展览,在国际、国内的展览中,先后荣获十七次奖项,作品也被众多中外美术机构收藏。

肖金钟早年从事油画创作,他的油画吸收了西方古典主义、浪漫主义的表现技法,也兼取了现实主义、印象派的表达方式。肖金钟的油画有大卫精准的造型和严谨的构成、有德洛克罗瓦丰富的想象和澎湃的张力、有透纳成熟时期祥和与激烈的碰撞、有莫奈色彩和光线的微妙融合。可是,肖金钟的油画并不仅仅局限于此,而是在西方油画与东方神韵之间,以具象和抽象相结合的表现手法,通过点、线、面的高度统一,把形、光、色、线等多种元素交织成和谐的旋律,创作出中国特点、中国风貌、中国审美精神的自家样式,即不同于西方某家某派的表现语言,又诠释了东方审美取向和文化内涵。

中央美院学习阶段,肖金钟对光影、色彩、造型等新时代艺术表现语言进行过系统而严谨的训练,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所以在创作中国画的过程之中,肖金钟用笔、用色都显得很自由、也很轻松,后来,在油画与中国画交相辉映的实践中,肖金钟朝夕笔耕,砚边春秋,他融汇了中西技法,呈现出娴熟的艺术表现力,色彩、光影、造型等油画表现元素无不在他的中国画笔道里有所呈现,而且每一个表现元素无不恰到好处,各得其妙。尤其对色彩的运用,更是得心应手。肖金钟对色彩极其敏感,他常常以感性色彩去表达自己的主观情感,宁静的、祥和的、温润的、浪漫的,每一种表现元素都带着情绪,而色调、色温、色差的转换也都带着独特的人性魅力,心灵融入画面,画面则写形通神,超然入境,如婉约诗,清脱纯净,温润隽永。

肖金钟的作品有晨光熹微的芦苇、有日暮溪亭的野鸭、有安然闲适的青蛙、有玲珑乖巧的松鼠,精妙之处,似而不似,不似而极似,似与不似之间,取了物像之骨、物像之韵,也取了物像之神;广大之处,取景造意,“广大”超于象外,“精妙”则得乎寰中。当“精妙”与“广大”神遇而迹化之时,情感与技法也在“有法无法、有我无我”之间,进入了悟对神通的精神领域。那是轻轻松松的状态、那也是自由自在的心境,那状态源于敏感的内心,也源于敏锐的发现,那心境则是柔情的、是温情的,也是感性的,让人回味,使人神游。

肖金钟画池塘的一角,可以听到宁静,因为那不是壮怀激烈的汹涌,也不是恣肆浩荡的气势,而是“星汉灿烂若出其里,日月之行若出其中”的胸意,宁静的、包容的、神秘的、深邃的,都在静心之中,悄然涌动,也都在大道之中,生发于某种圣洁的启示。

肖金钟画的芦苇、野鸭、青蛙、松鼠等等为主题的场景,很多是偶然心得,也许正是这种妙然天成的偶得,才是性灵升腾,才是衷肠倾吐,带着潜意识的审美本能,却超越了现实的视觉感观。轻轻的笔道,淡淡的色泽,情与景却交融在一起,寂而不灭,空而不虚,简而能远,淡而有味,空灵随着意蕴而悠长,诗意随着心境而飘远,宁谧的、蕴藉的、超越的、神圣的……,似听禅、似观道,不同视觉、不同情感,画面也总能给观者不同的抒情韵致,而那韵致是修远的,润物无声,却充盈着温润心扉的张力。

绘画乃视觉艺术,是不可规范的个人行为,有人喜欢齐白石的天然之趣;有人喜欢吴昌硕的酣畅淋漓;有人独爱于非闇的工笔野逸,即便面对同一幅作品,每个观众都会有不同的解读、都会有不同的内心触动,然而,不管观众喜欢哪一种艺术形式,形式美的基本要素都一定是高级的,否则,艺术家只能自说自话,观众也云里雾里,不知所措。

肖金钟的作品,可赏、可品、可读,很微妙,也很高级。当第一眼看到肖金钟的作品时,便由感入心,情不自禁,即便他的作品没有崔白的精巧;没有林良、吕纪的飞动;没有陈淳、徐渭的狂放,哪怕也没有黄荃的富贵、没有徐熙的野逸,却让笔者观之动容,因为肖金钟的作品总是带着恬静之情,那恬静像印象派的风格,却多了一份从容、多了一份文人心境,甚至还带着说不明、道不清的深刻,意蕴无穷,捉摸不透。而那深刻的意蕴仿佛是婉约的,那种婉约却又不是柳永“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的惆怅,而是秦观的“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的美妙,也是欧阳修“梦中若得寻相见,却愿春宵,一夜如年远”的男人柔情。

那种婉约的恬静之中还孕育着男人的世界,在那世界里,有对老庄孔孟的追逐、对诗词歌赋的理解,还有“基于儒,染于禅,归于道”的人生状态。“那一花就是一菩提,那一角就是一世界”,虽然画面简洁,却纯净意足,境界空阔。画面无需题跋,更无需多言,却气质格调跃然画外,直指本心。

有人说优秀的画家内心都有一个精彩的世界,想必,肖金钟的内心就是一片开阔的地带,那片地带精彩而丰富,而他的丰富和精彩则体现于婉约的神韵,比如他笔下的池塘一角;也体现于清修宁静的生活状态,比如他笔下的孤鹤、野鸭、松鼠;更体现于勾陈追昔的情怀,比如他笔下摇曳生姿的芦苇。

然而,不管是花草、溪流,还是可爱的动物、孤寂的飞鸟,肖金钟画的都是眼中之物,却又是心中之物、心中之境。他画人之观物,也画己之观物。他的画里是妙悟自然的内心关照,他的画外则是含道映物的精神表达、是“执子之手”的情感共鸣。那芦苇、青蛙、松鼠、野鸭、孤鹤,还有那观物禅意、清风诗情、朗月心境……,笔下笼了天地之精华、聚了日月之灵气,那意、那诗、那境、那情,渗透于笔端,升华了人生感悟,也升华了艺术真谛。观者目之所及,心神澄澈,油然而生的心境似若与画者一样养了心,也悟了道。

(原文2023年11月3日首发于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袭古创今】《肖金钟:意境  格调  情感》视频链接,本文作者系人民日报社民生周刊主任,著名艺术评论家)



创新且求精,所要更在魂

——肖金钟的花鸟画

文/吴休

北京画院画家肖金钟,是一位执着追求艺术的人,具有真正艺术家的气质。他潜心艺术,不务虚名,唯有看过他的作品的同行和具有一定艺术欣赏能力的人,才会对他的高雅艺术所独具的魅力禁不住啧啧称奇,赞叹和激赏。

肖金钟的花鸟画作品,常常笼罩在一片萧疏、淡远、清高、雅致的氛围之中,透露出一股清气、静气。画中的意境与他的精神世界十分和谐统一。杜绝妖冶,洗净铅华,淡泊宁静,优雅从容,可谓“画如其人”。

肖金钟的花鸟画,与大红大紫、浓装艳抹、笔飞墨舞、强调张力的时尚画作大相迳庭。在选材上,他几乎从不画花,只画枝、叶、实、野草、藤蔓。其色彩基调多为银灰、淡绿、浅降、花青,或纯为水墨,构图常于平中见奇,作为主体的禽鸟,多背对画面的大片空间。不循构图法中主体须面向空旷的常规,其情绪多作怅望、沉思、休憩、安卧的低调处理。这与作品的意境紧密相关,是画家“不爱张扬”的襟怀的自然流露。

肖金钟的画面选材多为极平凡的自然景物,或是一只小鸟,一挂流瀑;或是几片落叶,一对野鸭;或是数根细草,一只白鹭;或是一只水禽,几片芦苇;或是一组树枝,数个松果;或是几只青蛙,数根水草。画中别无它物,却构成了极为鲜明的意境。沁人心脾,令人神往,含蓄自然,清新隽永,充满了诗意。

肖金钟的画不像烈酒,当然也不是水,而是一种清酒,让人感觉舒爽,回味绵长;不会使人烂醉,却可让人微醺。这是由于画中诗意使人陶醉。自从苏东坡盛赞王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以来,画的诗意便成了历代许多画家更加着意的追求。诗意何来?这首先需要画家的“诗心”。“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然而,在具有诗人气质的画家心目中,草木也是有情的,一草一木无不带有浓郁的感情色彩。画家笔下的大自然,不仅应是有情的,且应是能传情的。否则,花鸟画创作和花鸟标本、科学挂图还有什么区别?

徐悲鸿先生曾经说过“画家固不必工诗,但以诗人之资,精研绘画,必感觉敏锐,韵趣隽永,而不陷于庸俗,可断言也。”肖金钟是一位具有“诗人之资”的画家,因而能在大自然的极为平凡的景物中,触发和捕捉到诗意,画出意境深邃、诗味悠长、笔墨精妙的佳作。

读肖金钟的画,常引起我联想到诗词中的一些佳句。如林逋的“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梅尧臣的“野凫眠岸有闲意,老树着花无丑枝”,王维的“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肖金钟自己就曾在画题上直接点出了他的画作的诗意,如《易安来耶》,让人从他的画中产生无尽的联想与回味。 肖金钟的每幅作品,都是经过他深思熟虑,反复推敲,精心创作的。决没有潦草、敷衍的弊病。无论构图、形象、笔墨,设色,都一丝不苟,斟酌再三,可谓“意匠惨淡经营中”。作为造型艺术的绘画,要在作品中流露出诗意来,主要还是依靠画面中的具体的可视形象,依靠画家对画面的艺术处理,画家仅有诗心是不够的,画家在敏锐和深刻地感受生活的同时,还需要掌握高超的艺术手段和积累丰富的艺术创作经验,才能把深邃的意境和浓郁的诗意表现出来。

(吴休:原北京画院副院长、中国美协理事)



至精疏朗 至味淡泊

——品肖金钟花鸟画

文/杨刚


肖金钟的花鸟画,从头一次见到就很喜欢,直至今日,越是喜爱,就越是不敢妄加评论。

腿脚随着眼睛,在展线上缓缓移动。满满登登的充实构图,密密麻麻的皴擦点染,强烈的笔墨色块……让我大饱眼福。就在眼和心都感到累的时候,一幅平和淡雅的花鸟画猛然间映入眼帘。心里不由得随之一沉,进入了空灵虚幻,柔情似水的境界之中,腿脚停止了移动,我被定在了那里,这是肖金钟花鸟画留给我的第一感觉,那是难能可贵的高格调享受。

细看去,无论是攀枝窜动的松鼠,还是残荷冷雾中的落雁,月下冰凌中熟睡的群雀,寒塘月影旁跳跃的蛙群……在朦胧诗般的整体氛围中,那简得不能再简的笔墨章法与造型,既是对自然造化的深沉感悟,又是艺术修练的厚积薄发,既是从远古走来的东方意象变形符号,又是个人独特感悟到的生生不息的大自然。用笔轻而不飘,柔而不弱;用墨淡而不灰,韵味深长,集众人之长而能融会贯通。所有的手段都只为画面上那一团不散的生命之气,这一切的背后,知者看到的是一颗平静如潭,清静似水的艺匠之心,于是,观者的心灵也随之得到了净化。

每一次看他的新作,都只会加强而不是消弱我最初的好感,看八大山人作品时,我也有同样的感受,好像作者从来就没出现过次品或败笔似的。于是我又得到一个启示--不成熟的画先别往外拿。

我的不少朋友都是先认识画,尔后才认得人,老肖也在其中。我们之间很少交谈,却常在一个点头微笑或是三言两语中互通情思,他是个少言语的人,衷情艺术的人。

(杨刚:北京画院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



转瞬即逝的触动

文/桑干


塞尚从普桑的绘画中看到了严谨秩序,毕加索又从塞尚的绘画中看到了空间构造,齐白石从八大山人的绘画中看到了洗炼的神韵,当代画家又从齐白石的绘画中看到了文人情调……,纵览中西美术史,可以发现,时人热捧的艺术家不见得被后人铭记,而时人发现不了却泽被后人的画家则必定成为永恒。在众多艺术家的群体之中,当某一位艺术家的作品映入眼底时,让你怦然心动,无疑是一种“众里寻他千百度”的缘分,可遇而不可求。作为常年游走在绘画圈的笔者从已逝画家肖金钟的绘画里看到了“转瞬即逝的触动”,仅此就让笔者兴奋不已,仿佛看到了备受时人冷遇的黑画黄宾虹,于是手机拍了几张他的作品转发给同行,很快在笔者的朋友圈里形成了共识。

肖金钟“转瞬即逝的触动”是一种极致的笔墨,体现出巧妙而娴熟的艺术表现力。他通过捕捉生活中对内心触动的瞬间场景,以简洁的笔墨即兴作画,把最感动内心的瞬间保留下来,创作出鲜活而生动的视觉感观成为他常见的表现主题。显然,这需要敏感的内心、敏锐的发现,更需要融会贯通的笔墨功夫。翻阅肖金钟的作品,可以看到,他善于把写实造型、光影透视、形式美感等艺术表现技法融汇于笔墨情趣、墨分五彩、线条张力等艺术表现之中,他的笔墨是简洁的、洗炼的、率性的。他的用笔、用墨、用色也几乎都在一种瞬间即逝的临界点上寻找一种平衡,多一点则繁、则赘,少一点则不足、不妙,并在平衡之中,寻安、取奇,却能安,能奇,安与奇交相辉映,简洁而气足,生动而韵古。精妙之处,似而不似,不似而极似,似与不似之间,取了物像之骨、物像之韵,也取了物像之神;广大之处,搜妙创真,取景造意,使“广大”超于象外,让“精妙”得乎寰中。当“精妙”与“广大”神遇而迹化之时,情感与技法也在“有法无法、有我无我”之间,进入了悟对神通的精神领域。他的勾勒、点染、敷彩、塑形,有老僧补纳的闲适、有兔起鹘落的动静、有神龙出没的变化,那是轻轻松松的状态、那也是自由自在的心境,那状态源于敏感的内心,也源于敏锐的发现,那心境则是柔情的、是温情的,也是感性的。

从肖金钟“转瞬即逝的触动”之中可以看到一种新的艺术秩序,并形成了一种独特的绘画风格,这种风格有情感的微妙触动,也有技法的灵活把控。技法源于多维度、多视觉的提炼,情感则专属自己。他那表达转瞬即逝的笔墨从传统之中走来,从时代之中汲取滋养,却无粉本窠臼,更无时人浮躁,他的形式也不程式,更不套路,而是灵动自然,生动鲜活。在技法方面,他的绘画有笔墨生辉的形、光、色、线;有笔墨构图的意趣、气韵、品格;还有放眼世界的提炼、舍取、融合、互通……。在形式方面,他若画花,则笔简意足,清脱纯净;他若画叶,则空而不虚,寂而不灭,简而能远,淡而有味;他若画禽鸟,则如高士、如大儒,高古脱尘,超凡入圣。在内涵方面,有写意花鸟画一脉相承的主流精神,却以宁静的池塘一角、微风轻拂的花叶、飘然孤高的野鹤作为画面的主题,枝叶、花鸟、虫鱼,灵性生于毫端,心境流于楮素,画面则显得平淡、圆融、闲适、清逸,又充盈着诗一般的意境、词一样的格调,那是基于儒、染于禅、归于道的情感境界。从中看到了从容的、看到了安宁的,仿佛也听到了花开花落的声音。

在潜意识里,笔者常常把肖金钟“转瞬即逝的触动”看作花鸟风景画,仔细分析,却不尽然,他的画有风景画的诗词意境,也有花鸟画“览物所得”的妙韵,他以传统笔墨表现中国花鸟画的风采,让作品洋溢着内美真趣的文人意境,他又以形、光、色、线等现代手法直接从生活之中、从自然之中捕捉“画外意”与“意外妙”,从而让作品从传统的程式和规范之中走了出来,即便在他的作品里依然可以看到陈淳、徐渭的影子,看到林良、吕纪的笔墨趣味,看到“徐黄体系”精微逼真的神形,甚至因受吴昌硕、齐白石等近代花鸟画家的影响,在有意无意之间流露出吴昌硕式的酣畅、齐白石式的老辣,可是,肖金钟已经与传统拉开了距离,并创建了独特的秩序。毫无疑问,肖金钟的秩序吸收了传统,也吸收了西方艺术的表现形式,如印象派的色彩、新古典主义的严谨、浪漫主义的想象空间(这是他们那个年代学院派的必修),而在传统中国文化的基础上,肖金钟则以所养所崇升华了境界,(如诗词歌赋、如老庄哲学、如自己宁静修远的生活态度对他画面的影响)。这也许是肖金钟借助文人画的艺术形式去承载他素心追月的情感,并通过一幅幅 “爱入花叶上,情洒池塘边”的花鸟风景画,在一种无言的气韵中表达着一个因爱、因虔诚、因纯粹而执着于艺术的心境。

肖金钟“转瞬即逝的触动”让笔者看到了极致的浪漫情调。笔墨中的花鸟、色彩中的霞光、形式中的情调,一切都是肖金钟“心斋”“坐忘”的精神栖所,他像一位孤独的游侠,斗笠、独行车、茫茫无际的原野,忘我在漫漫长路上。他又像一匹风入四蹄的骏骥,在晚霞的映衬之中,奔向远方,风尘绝后。而清新淡雅的笔墨,乍合乍离,若隐若现,默默无声,却传递出中国画的神韵。笔墨、色彩、情感交融辉映,不为趣味而趣味,不为巧妙而巧妙,却如印象派的色彩,朦胧,又呈现出高分辨率的能见度,仿佛近在咫尺,又遥不可及,是神游的意境,又是梦幻的格调,那是中国式笔墨所构建的浪漫。再看概括洗炼的造型,优游自在的游鸭,应会感神,神形兼备;芦苇荡里的祥鹤,闲适安逸,悠静飘然;相互偎依的小鸟,趣味横生,妙韵天成……。情、境、意,浓浓的、绵绵的、柔柔的,如抒情的诗、如婉约的词,浅吟着、低唱着,画面给人一种温润心灵的交融,想分享,却不由自地收藏了起来,因为观、品、读,无不触及灵魂,又温润着心底,实属浪漫的极致,带着浓情,还带一点点忧郁,唯有素斋静坐才配得上那份私密的情感。

当然,“转瞬即逝的触动”也是肖金钟的兴奋点,在那里,他精神往来于天地之间;在那里,他怀着宁寂而旷远的心境,蓄素守中,却激情澎湃;在那里,他远离喧嚣浑浊的世俗,他无视尔虞我诈的名利,淡泊内定,却弥漫着真力,而烦恼、苦楚、忧愁也都在他简静深邃的心境之中消融。在“转瞬即逝的触动”的艺术形式里,肖金钟仿佛从时空之中解脱出来,达到物我交合、物我俱化的境界,朝晖夕阴随其自在,春夏秋冬顺其自然,笔墨里的色彩,色彩里的情绪,那是一种天籁、地籁、人籁的艺术和鸣。

如果当代热热闹闹的画家是一朵朵盛开的牡丹,世风时起,花开花谢,那么肖金钟则是祁连山的野梅,他独自绽放,不求争奇斗艳,那是心性使然,他暗香浮动,不求四溢飘远,那是品格呈现,他朴实无华,不求花枝招展,那是一种精神的寻求,是一种宁静的生活自处。虽然宁静所孕育的精神果实依然堆积于陋室,却必定像黄宾虹一样,在不久的将来闪烁光芒,那光芒必将为普通大众打开一个神游的艺术空间、为画家同行拓展一条审美思考的路径,也必将给未来的艺术家开启一种探索未知的借鉴方式。

(原文2023年9月12日首发于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本文作者系人民日报社民生周刊主任,著名艺术评论家)。


邵大箴点评:

    肖金钟的画很有情调、很浪漫,还带着抽象意味,以少胜多,仙鹤、青蛙、松鼠......,形态很生动,不为趣味而趣味,不为巧妙而巧妙,他的色彩也很微妙,画面淡淡的,朦朦胧胧的,富有诗意,韵味也足,很有特点,很精彩,也很突出。

2023年11月21日
(邵大箴,美术史家、教育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原文2023年11月24日发表于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


俞剑望点评:

肖金钟先生的中国画花鸟作品在图式上具有无法取代的独创性。凡是深得中国传统绘画个中三昧的欣赏者均能从他的画中读得懂他所要表达的精神境界、自由思想的。应该说他的画是其圆融空灵的美学追求的完美实现,更是他超尘脱俗的艺术格调的凸现。表面看是单纯的,但他的单纯是形式的洗练与内涵的统一,并让传统的观念与现代的意识有机地结合在了一起,在特定的时空中,在高度浪漫的审美驱动之下,实现对新形式的探索与追求。总而言之,肖金钟先生笔下的画面审美品质已由“外美”向“内美”的深化和提升,创造出了一种融合着空灵、圣洁、崇高以及恬淡和自由的“大美”,晶莹剔透、神圣冷峻,具有不可玷污的纯洁和宁静、超然的精神美感,这便是肖金钟先生所追求的花鸟画更深层次、更具本质的精神涵义,以此来达到画家所孜孜以求的花鸟画的至美境界。

2006年12月16日于紫霞阁

词条图集

  • 国画作品欣赏33

  • 油画作品欣赏2

  • 书法作品欣赏6

  • 个人画集1

  • 荣誉证书7

声明

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美术百科网的立场,也不代表美术百科网的价值判断。美术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本站或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artpc.cn。

京ICP备2023019024号-1 Copyright 2018-2028

ARTPC.CN版权所有

隐私政策     使用者协议